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發布 > 媒體聚焦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國門戰疫故事】《人民公安報》②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班8小時!晝夜不停守國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阿拉山口出入境邊防檢查站民警戰斗在疫情防控第一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“606請注意!哈方入境列車15分鐘后到達,注意提前交接勤務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月16日23時40分許,夜幕下的新疆阿拉山口一片靜謐。在口岸鐵路寬軌執勤現場,夜班帶隊民警鞏軍亮的對講機里傳來指揮中心的指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606收到!”“夜班小組注意,按照二級防護要求,5分鐘后集合!”鞏軍亮說完,對講機里陸續傳來“收到”的回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疆阿拉山口地處中哈邊境,是“一帶一路”重要的節點城市,也是我國向西開放的“橋頭堡”。阿拉山口出入境邊防檢查站的廣大民警就駐守在這里,承擔著鐵路、公路口岸的出入境邊防檢查任務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“一點也不能大意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,口岸實行“貨通客?!钡耐P模式,邊檢民警不分晝夜堅守崗位,守護著口岸的暢通與安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晚,是鞏軍亮帶班,等待他的又是一個從凌晨零點到早上8點的夜班。鞏軍亮的神經始終緊繃著,這兩天睡眠也不太好。一天前,阿拉山口市發現3名無癥狀感染者,遂決定對重點區域實行封閉管理,城市按下了“暫停鍵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鞏軍亮和戰友們沒有停下執勤的腳步,仍然晝夜不停地奮戰在工作崗位上?!按蠹以僮屑殭z查一下個人防護,一點也不能大意!”臨上勤前,鞏軍亮再次叮囑,并挨個檢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仔細穿好防護服,戴好護目鏡……確認無誤后,鞏軍亮和戰友們一行5人,整齊排成一列,沿著鐵路旁的石子路走向執勤現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空下著細雨,天氣預報顯示當晚的風力為7級,風裹著雨淋在防護服上,發出“噼啪”的聲音。擦拭后,護目鏡很快又模糊了。腳下的石子路也變得濕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雨天是鞏軍亮最喜歡的天氣。在平時,當地最高氣溫能達到40攝氏度,民警穿上密不透風的防護服,就像站在大蒸籠里執勤。一趟檢查下來,執勤民警渾身被汗水濕透,手腳被泡得泛白?!白疃嗟臅r候一天內三名民警出現中暑癥狀?!膘栜娏列χf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鞏軍亮和戰友們穿過大約600米的石子路,來到現場完成勤務交接,做好了各項準備工作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防范境外疫情輸入任務艱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嘹亮的汽笛聲刺破夜空,一輛列車從戈壁遠處緩緩駛來?!皽蕚溟_工!注意防護!”鞏軍亮在對講機里再次叮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沿著列車護欄爬上、爬下……列車停穩后,鞏軍亮指揮戰友們按照分工,查車廂、驗車體,采取無接觸方式核驗駕駛員證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拉山口口岸是中歐班列的重要通道之一,鐵路分為寬軌和準軌兩個執勤現場,寬軌主要在獨聯體國家使用,中國和世界其他國家則通用準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疫情防控需要,鐵路口岸對貨物實施“吊裝”,寬軌執勤現場的出境列車以空車為主,入境列車以滿載居多,大多是來自中亞以及歐洲國家的進口貨物,防范境外疫情輸入的任務最艱巨。準軌執勤現場的勤務模式則恰好相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1月至7月,阿拉山口出入境邊防檢查站累計查驗出入境中歐班列3561列,運量達269.9萬噸,同比分別增長35.1%和47.8%。邊檢民警在嚴防疫情輸入的前提下,確保了中歐班列順暢通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201,車輛檢查完畢,可以放行!”大約30分鐘后,鞏軍亮向指揮中心報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待列車駛離后,鞏軍亮等5人按要求前往大約800米外的消毒區。房間內,空氣中彌漫著濃烈的酒精和消毒水味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程序消毒完畢,5人脫下防護服。民警楊州和王傳賢負責的是登高對車體進行檢查,他們的執勤服已經濕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家剛剛坐下準備稍作休息,對講機里又傳來下趟列車10分鐘后到達的預告。5人沒有絲毫遲疑,立即行動起來,再次恢復到全副武裝的樣子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整個夜晚幾乎沒有時間休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現在每晚有8到10輛列車過境,一輛列車檢查完成最長要50分鐘,最短也要25分鐘?!膘栜娏琳f,再加上往返和對防護服消毒的時間,他們整個夜晚幾乎沒有時間休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輛、兩輛、三輛,等待、檢查、返回……鞏軍亮和戰友們不斷地奔波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月17日凌晨5時,檢查完第6輛列車,鞏軍亮和戰友們已經疲憊至極。第7輛列車來之前的間隙,鞏軍亮拿出手機,翻看著不到1歲的兒子的照片,嘴角不自覺地上揚。楊州抽空刷刷抖音,王傳賢和另外兩名民警則用手支著頭,昏昏欲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列車即將到達!”片刻的休息之后,對講機再次響起。此時風雨已經停歇,鞏軍亮和戰友們再次穿好防護服,穿過沉沉夜色,走向各自執勤崗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晨7時30分許,送走第9輛入境列車,天空已經大亮,只是依舊有些陰沉。鞏軍亮和戰友們緩緩地脫掉防護服,每個人背后的衣服上都布滿團狀的汗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出消毒區,汗珠依然停留在鞏軍亮的鬢角。他深吸了一口氣,與幾名戰友相視一笑,“新的一天又開始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晨8時,阿拉山口市依舊靜謐。白班執勤民警已經完成換班,全副武裝等待在各自崗位上,遠處又傳來火車的汽笛聲,邊檢民警們又開始了忙碌的一天……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9re只有精品_99RI 国产_99ri国产无码